五月份的一个晚上,天气忽然沉闷下来,百无聊赖的夜晚,雨水滴滴答答的降临下来。王华被窗外的雨声给吵醒,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床头的闹钟,这才知道是凌晨五点多,自己早醒了一个小时。

    不过王华从来没有赖床的习惯,默默的穿好了衣服,花了十分钟时间洗漱完毕,听到了隔壁父母穿衣服时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这才走出门。

    王华是华夏国中州市某高中高三的学生,今年十七岁,身高一般,长相平凡,学习成绩中等偏下,家庭条件一般,父母在某某工厂打工,两个人每月加起来的收入不超过四千元。

    正因为家境贫寒,也就造成了王华从小沉默寡言的内向性格。

    王华家后面是一条溪流,溪流沿岸是一片小树林,地方偏僻而又幽深,不过里面有一条小路捷径可以到达学校。

    王华早已习惯了每天一个个静静的穿越小树林去上学,放学,不喜欢走人来人往的大路。

    小树林之中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只是偶尔有一些鸟类在这里停留,叽叽喳喳,跳来跳去,但是凭空增添了一些生机。

    不过,就在王华打着雨伞慢慢的走出这片河边的小树林的时候,却发现了树林深处的河畔旁边有一个人影晃动。

    “嗯这么早,就有人出来活动。”王华心中好奇,循着人影晃动的方向走了几步,探出脑袋朝着树林深处举目看去。

    原来在树林深处的河畔旁边是一位紫衣女子,一头青丝随风乱舞,手持一根竹竿正在钓鱼。

    这位女子背对着王华,那苗条的背影看上去大约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静坐在河畔的大石头之上,一动不动犹如老僧入定一般。

    不过王华看了一会儿,却发现了与众不同的地方。

    王华发现,这位紫衣女子没有穿雨衣,也没有打雨伞,那从空中或者树上滴落下来的雨水却似乎并没有将她身上的衣服沾湿半点。

    每当雨滴就要降落到身上的时候,就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其凭空弹开。

    而且王华还发现,这位女子腰间悬挂着一面暗红色的小鼓,鼓面呈现暗黄色犹如一张发黄的纸更好像是一张人皮。

    随着此女手中的竹竿轻轻摇曳,那腰间悬挂的小鼓总是会发出一阵阵轻微的鼓声。

    鼓声入耳,王华感觉自己的精神有些恍惚,脑袋昏昏沉沉,似乎是魂魄被人勾走了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鼓声悉悉索索戛然而止,女子猛地抬起了鱼竿,一条三十厘米长的金鳞大鲤鱼被她拉了起来。

    王华清楚的看见,当那位女子将鲤鱼从鱼钩上取下来的时候,那根鱼钩居然是一根明晃晃笔直的绣花针。

    “用直钩也能够钓鱼”王华看见这样的情况,非常的惊讶。

    就在他一脸目瞪口呆的时候,女子已经收起了鱼竿走了过来,微微一笑,那颇有些飘渺的眼神从王华的身上一扫而过,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后不着痕迹的走出了树林,渐行渐远

    到了学校,整整一天,王华都没有将心思放在听课上,脑海之中总是想起了早上河边的小树林之中,那位女子钓鱼的场景,雨不沾身,直钩钓鱼,越想越觉得有些神奇。

    他似乎后悔,当时自己没有上去搭讪,询问清楚。

    第二天早上,王华有心起的更早一些,不到五点就早早起来,再度路过河边小树林的时候,依旧发现了那个钓鱼的紫衣女子。

    王华这一次走的更近一些,就在河畔旁边观看。

    虽然王华在一旁观看,但是这女子还是不受干扰继续钓鱼,直到一条青色的草鱼上钩,惊奇的一幕再次发生了。

    当紫衣女将那条半米长的大草鱼从鱼钩上取出来的时候,王华很明显的看到,所谓的鱼钩真的只是一根笔直的绣花针而已。

    钓上了一条鱼之后,女子照样对王华微微一笑,却是依旧没有说话和昨天如同一辙。

    一连一个星期都是这样,王华每天都很早起来,立刻跑到自家后面的河畔小树林看女子钓鱼。

    这位紫衣女总是会准时的出现在那个地方,只要钓到一条鱼,便立刻就走,没有丝毫的停留之意。

    王华曾经又好几次鼓起勇气想要上前搭讪,但是他性格木讷,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来。

    紫衣女每次钓完鱼,离开的时候都对王华微笑点头致意,神情平淡如水,紫衣女在他的眼里似乎有一种神仙姐姐神秘而又飘然出尘的感觉。

    就这样一连过了两个星期,两个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王华渐渐觉得熟悉了,终于在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早上,女子钓完鱼要走的时候,上前搭讪“这位姐姐,你练得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替嫁娇妻:恶魔总裁放肆宠只为原作者鬼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舞并收藏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士最新章节